“怎么伤的这么重?”

七绝堡的长老,见到荆绝的伤口,尤其是那一道几乎拦腰斩断的剑伤。

都惊的脸色大变,此等伤势,几乎差一口气就得殒命了。

荆绝能够活下来,完是侥幸,若是他实力确实很强悍,必死无疑。

“我储物袋被林云抢了。”

荆绝黑着脸,具体受伤的过程,却没有多言。

难道真的要说,自己和水无痕联手,结果还被林云揍的跟狗一样。

“什么!”

七绝堡长老脸色沉了下来,荆绝闯上了第九层,其收获肯定不言而喻。

诸多长老,对他寄予厚望,里面有很多秘籍残本都是宗门急需补充的底蕴。

要知道,他们这些游离在帝国外的宗门,底蕴本就比不得四大宗门。

如此打击,实在巨大。

麻花辫美女蕾丝白裙小露香肩花海唯美写真图片

荆绝对这底蕴,却是没有太多的感触,他只心疼自己的那柄上古宝刀。

“我先晋升玄武十重,具体的打算等林云出来再说。”

荆绝神色冷漠,没有多言。

他在进魔莲秘境之前,就已有玄武十重的修为,在秘境中一路斩杀对手,抢夺到许多魔莲秘境。

眼下退出来后,稍稍感悟秘境所获,晋升玄武十重不过水到渠成之事。

另外一边。

水无痕却是一言不发,半个字都没有说。

毕竟比起荆绝,他算是幸运的,只损失了一瓶寒云丹。还是他从白岳手中,抢到的,本身并无损失。

可登顶十层,创造传说的机会没有了,难免心中会有所失落。

“就剩下小师弟了。”

凌霄剑阁的营地中,洛锋长老和诸多弟子,心情都显得十分紧张。

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起来。

随着林云一路创造奇迹,到如今挫败水无痕和荆绝,成为最大的赢家后。营地间的气氛,渐渐显得有些古怪起来,各宗门长老看向剑阁的神色都明显起了变化。

众目睽睽下,只怕稍不注意,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欣绝瞥了眼混元门所在的方向,文彦博等长老的眼神,看向剑阁众人恨不得将他们当场生吞。

“混元门那边情况有些不对劲,他们宗门的三名核心弟子,一个都没出来都死在了里面。”

欣绝收回视线,慢悠悠的说道。

“难道死在了小师弟手中?”

“三名核心弟子部死亡,这文彦博回到本宗后,肯定免不了被问罪。”

“死得好。”

洛锋冷冷的说了一句,淡淡的道:“若真是林云杀的,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还有血骨门、魔焰宗和七绝堡,看向我们的目光都有些不对劲。”

“这黑莲宝殿就是如此,有赢家便会有输家,肯定是这几宗的核心弟子,在小师弟手中吃过不小的亏。”

“小师弟出来后,免不了一番波折。这帮邪修,很难善罢甘休……”

“混元门到时候,肯定也会趁机插上一脚。”

有多大的成就,便会承受多大的压力,眼下林云的战绩,已经快到剑阁所能承受的极限。

剑阁长老和弟子,议论纷纷中,都感觉有些不妙。

“静观其变,凌霄剑阁不惹事,可也从来不怕事。”

就在此时,几人耳边响起道声音,却是营帐中的执剑长老开口了。

想到有执剑长老在此,还带着一柄霄云剑,剑阁长老和弟子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不过洛锋,还是给欣绝和其他长老打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做好准备。

……

黑莲宝殿九层。

待伤势恢复之后,林云睁开双目,目光落在荆绝的储物袋上。

哗!

当储物袋中的所有一切,被尽数倾泻

出来后,没有想象中堆积成山的场面。

荆绝的眼光奇高,能被其收入囊中的,都是各种珍稀之物。

要么是残缺的功法玉牌,要么是品级较高的丹药,二品灵玉,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异宝。

可最显眼的,还是要属那柄有着古朴花纹的宝刀,气息浑厚凝重,鞘中像是藏着一头凶兽。

“宝兵?”

林云心中一动,将此刀吸入手中,感受一番。

果不其然,正是一柄上古宝兵,完整无缺,没有被魔气侵染。刀身上,刻着两个隽永的古字,非血。

没有魔化,便同他的赤焰战旗一般,无法在魔莲秘境中使用。

林云猜猜,这应该不是他本身拥有的,以七绝堡的底蕴很难给赐他一柄如此完好的宝兵。

很有可能,是他在第八层中的收获。

难怪,难怪他临走之前,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换做是我,被迫将葬花剑让出去,只怕也是比死还要难受。

不过既然是敌人,也就没什么好同情的,对方咎由自取,被怪他心狠手辣。

除了之外,还有六件至宝。一壶古酒、一尊香炉、一卷古画、一枚异果和一朵幽香四溢的奇花。

“这是?”

林云的目光,落在奇花上,眼前一亮。

四片蓝色的花瓣,形状像是一片安静的雪花,叶色翠绿,花色优雅,冷淡中藏着丝忧郁。

“蓝雪花?”

想了想,林云有些不确定,但这花肯定一朵奇花,品级不低。

很好,葬花剑停留在超品玄兵的巅峰,只差一步便可晋升宝兵。以此花来养,倒是再好不过。

欣然收下,林云将此花碾碎,碎成数百片细小的花屑,安置在背后的剑匣中。

再去看那柄古酒,这个他真猜不出名字,不过凭借酒香。至少是不逊色,他手中公主赏赐的那壶凤凰台,是一壶四品名酒。

那枚异果,绽放着冰冷的玄光,犹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倒是与武道异闻录中,记载的玄冰果,十分类似。

古画是一幅悟道图,但并非剑法和肉身的悟道图,于他而言用处不大。

香炉,则是和蒲团类似,辅助修行,静心养神的宝物。

“这家伙的收获真多,只怕抢了不少人,不过眼下都是我的了。”

林云也不客气,一招手,将这荆绝费尽心机得来的各种宝物,尽数收入囊中。

目光一扫,视线落在多宝莲台上的那柄宝剑上。

嘴角露出丝笑意,林云快步上前,招手间便将此剑握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