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一队执法队的女子进入了厅堂,她们身前是三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被反绑着双手,此刻神色木然,如同是行尸走肉一般。

这三人,自然便是李嫣、柳薇儿和蓝雨三女了。

“王长老,你敢滥用私刑!”见到三女,罗长老顿时勃然大怒,也顾不得白发老妪的地位,猛地一拍身边的桌案。

白发老妪冷冷地等了罗长老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来我执法堂的弟子,若是拒不配合,我执法堂自然可以适当用刑,罗长老,难不成你身为长老,连这个都不知道么?”

罗长老语气一窒,却是无可辩驳。

的确,执法堂身为万花盟的主管戒律的机构,对于犯错的弟子有权动用一些刑罚,若是罪大恶极之徒,就算是先斩后奏也是可以的。

望着罗长老沉默的样子,白发老妪脸上浮现一抹嘲弄之色:“罗长老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突然上门,而且就在我的人将这三个小贱人抓回来之后没多久上门,老婆子不用想也知道罗长老此行的目的了。”

“所以,老婆子这边应付着你,另外一边已经让人开始审讯。很不巧,就在刚刚,这三个小贱人已经统统招供了!”说话之间,白发老妪摆了摆手,立刻就有人呈上一张写满了罪状的认罪文书:“罗长老若是好奇,可以看看的。”

罗长老脸色阴沉至极,她知道自己竟然被这个老太婆给耍了。可笑自己还想着拖延对方的时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拖延了时间。

她望向手中的罪状,脸色更是难看。罪状中的罪状密密麻麻,每一条都堪称大逆不道,诸如通敌卖宗,将宗门情报卖给敌人;诸如残害同门,为了往上爬故意耍阴谋手段对同门弟子下毒;还有一条是不守妇道,用身体为代价换取宗门贵客的欣赏。

注入此类的罪状,密密麻麻竟有几十条!

而且,这罪状的下方,分别按着三个手印,这说明李嫣三人已经认罪。

甜蜜和忧伤的诱惑

“这下难办了……”罗长老望着手中的罪状,心中也是一突。

她知道一旦在罪状上画押,就意味着成了铁案,再难更改。

可是,这么一来,自己徒弟那就无法交代,更别说,黄昊先生对她还有大恩。

这一瞬间,罗长老的心中已然思绪万千。

突然,她的目光落在了李嫣的身上,望着李嫣身上那血迹斑斑的身体,罗长老突然开口:“李嫣,你告诉我,她们是不是对你屈打成招了?”

然而,李嫣此刻却是依旧低着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罗长老的话语一般。

罗长老顿时眉头一皱,隐约察觉到了意思不同寻常。

下一刻,她的声音陡然变大,一股仙元顺着他的声音一同落在了李嫣的耳边:“告诉我,若是她们对你们屈打成招,我一定为你们做主!”

然而,李嫣依旧低垂着头,没有半分的反应。

还是李嫣身边的柳薇儿和蓝雨,也是如此。

“呵呵,罗长老,貌似这三个小贱人并不相信你呢。”白发老妪皮笑肉不笑地对着罗长老,阴阳怪气地说道:“如今既然已经水落石出,罗长老就请回吧,接下来执法堂定然会狠狠地责罚这三个小贱人的。”

说道“狠狠”两个字的时候,白发老妪可以加重了语气。

“你们抬起头来!”罗长老心中怒极,却是突然身形一动,来到了李嫣的面前,一把托起了李嫣的下巴,让她的面孔正对着自己。

这一刻,罗长老终于看到了李嫣的脸。只见李嫣的整张脸红肿无比,青一阵紫一阵的,依稀还可以看到几个血红色的掌印,一看就知道先前遭受到了何等的待遇。

然而,李嫣只是木然地望着罗长老,那眼神无比空洞,仿佛是丢了魂一般。

罗长老继续查看柳薇儿和蓝雨,无一例外,两女也如李嫣一般,双眼空洞无神。

“你究竟对她们做了什么!”罗长老怒视着白发老妪,沉声怒喝说道。

“呵呵,老婆子不明白罗长老的意思。”白发老妪淡淡地说道:“若是罗长老无事的话,就请回吧。接下来我执法堂要商议如何处置这三个小贱人了。”

说着,白发老妪便是对罗长老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王长老,我现在怀疑你们执法堂动用了不可告人的手段陷害门下弟子,所以我要带走这三个弟子,并且申诉长老会,由长老会定夺!”

此时此刻,罗长老也看得出其中的蹊跷,当即怒喝一声。

“哼!”白发老妪顿时冷哼一声,身上有着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

真仙后期,这白发老妪,赫然是一位真仙后期的强者。

在真仙后期的气息压迫下,罗长老的身躯顿时一颤。

“罗凤,你将我执法堂看作什么了,当真以为你是长老,就能够在我执法堂撒野了吗?”白发老妪怒视着罗长老,语气森然:“念你是万花盟长老的份上,我这一次不与你计较,不过你若是再执迷不悟,今日纵然你是长老,我也要惩戒与你!”

罗长老银牙紧咬,却是满眼不屈之色:“今日老娘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带走这三个女娃娃!”

此时此刻,罗长老也是彻底豁出去了。

此刻,已经不是简单的要还黄昊人情的问题,而是一个女人的尊严收到了挑衅。

不论如何,今天她都要争回来这口气!

“哼!”白发老妪见状,眼中寒芒一闪,身上气息更是凛冽起来:“好啊,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老婆子我今日便教训教训你。”

说话之间,白发老妪已经抬起了手来,掌中仙元汇聚,就要一掌落下。

“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爆响猛然从外面传来,而后是一阵阵惊呼之声由远及近。

紧接着,一个执法堂的弟子仓惶地冲进了大厅,对着白发老妪慌乱地说道:“王长老,不好了,有恶徒强闯进来了!”

“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强闯我执法堂!”白发老妪闻言,不由暴喝一声。

“轰——”

“轰——”

就在白发老妪话语刚落,接连两道闷响传来,就见两道声音从外面倒飞而来,重重地砸落在了白发老妪的脚下。

与此同时,一道伟岸的身影踏着沉重而霸道的步伐,一步步地朝着大厅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