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腿不好抱啊……”

   看着手上的报纸,徐越也是揉了揉脑袋,柯南完全是流窜作案,走到哪里案件就发生在哪里,又因为这个世界的古怪时间线,也不太方便率先进行蹲点。

   在养鱼一般的日子里,他们先是少年侦探团利用一个‘藏宝图’揪出了金币大盗,回头又在新干线上发现了炸弹。

   让自己只能在新闻里跟啊……

   不过天天催促着佐藤美和子去上班也还算是有些收获的,终于在情人节的这一天得到了新的案件报案。

   其他的事件不太好推测时间,不过这一个倒是明确的有着时间的限定了。

   就是情人节杀人事件。

   “诶,刚送我巧克力就发生了凶案啊,真是一种不详的预感,能不能不吃啊。”

   徐越拿着佐藤美和子那要打马赛克的巧克力,脸上一脸的嫌弃。

   让佐藤美和子直接抓狂的勾住了他的脖子,死命的开始勒紧

   “要是敢少吃一块,你就死定了!”

   “咳咳~义理的我才敢吃啊,不然姐姐送的……”

   清纯美女春天唯美写真

   “你再乱想什么?!你这个变态!”

   手上的力道不由又加大了几分,姐弟俩的‘亲密’样子,让旁边的高木也看着满脸都是羡慕。

   不过毕竟是发生了案件,所以也不可能任由他们胡闹下去,在目暮警官那边准备好了后,便是一同下去上车,前往了现场。

   而徐越也再次的跟班一同前往……

   相比于上次来说,这一次目暮警官对于徐越跟过来,却是没有一丝意见和排斥了。

   反倒是在车上就进行了一点简单的咨询。

   很快众人便是呜哇呜哇的抵达了一处和式庭院当中。

   充满古风的和式风格,再配合上精心的打理,都能够看出这家的主人身价和品位都很是出众。

   “死的人是我的儿子皆川克颜,请各位警官一定要为他做主啊。”

   一位保养的很好的中年妇人,在见到了警察们的到来后,脸上也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眼角挂着泪水。

   “太太还请节哀,我们一定会将真凶绳之以法的。”

   目暮警官斩钉截铁的说到。

   死者是一位帅气的年轻男子,是一座医学大学的大学生,也算是这家子的大少爷了,不管是颜值还是身价都是相当的出众。

   也受到了许多少女的追捧,而这一次情人节的聚会上,也有着女孩向他送巧克力。

   而跟在后面无所事事的徐越也利用这陈述案件的空闲时间里,找到了小兰和柯南,同时还在他们身边看到了另外一位青春少女,应该就是园子大小姐了。

   唔,毛利小五郎也似乎是接到女儿的电话赶过来了,突然冒出来还吓了目暮警官一跳。

   趁着那边目暮警官抱怨毛利小五郎的时候,徐越也来到了小兰和柯南旁边

   “又见面了,小兰小姐还有我们的小侦探。”

   徐越脸上一直都是挂着惹人好感的温和笑容,加上本来就帅气的脸庞,让旁边的铃木园子不由瞪大了眼睛,而后不断的用手肘撞着小兰,用谁都能听到的‘悄悄话’说到。

   “小兰,你怎么认识这么帅气的一位警官啊,是不是……”

   那种贱贱的笑容,哪怕不开口说完也大概能明白她想要说什么,这毫无疑问是引来了小兰的连忙否认,还有地下那小屁孩的不满。

   “来,小侦探,我来的比较晚,不太清楚具体经过,你来给我说说。”

   不理会那边正在打闹的两个闺蜜,徐越也是蹲下了身来,继续抱起了柯南一边扯着他的脸颊一边笑嘻嘻的说到。

   这让柯南不由想起了上次被支配的恐惧。

   连忙不断的挣扎了起来

   “小兰姐姐和园子姐姐都是受到了死掉的大哥哥克颜和那边那个肌肉大哥哥若松两人的邀请过来的,一起参加的还有那个胖哥哥,还有那边的阿香和阿美姐姐……”

   毫无疑问,柯南的观察力是一等一的,在被徐越的不断‘拷问’下,也是不得不将大体的情况介绍一下,中间送巧克力和送烟的顺序也说了出来。

   而这时候,毛利小五郎也是率先开始指认凶手了

   “所以,凶手就是阿美小姐!因为当时死者是吃了你的巧克力而倒下的,那时候能够接近凶手的也只有你!”

   毛利小五郎的一脸自信表情,显然也说明了凶手不是阿美了。

   已经从柯南这里了解清楚了经过,将自己等下的推理能够圆回来后,徐越也没有多准备耽误时间,而是咳嗽了一下的开口道

   “我想,凶手并不是阿美小姐,我从柯南小朋友这里大概的了解了一下,死者的人缘并不是很好,在场有杀人动机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因为有过上一次的精彩表现,所以这一次徐越开口后,也吸引到了大多数的视线。

   就连柯南都是心中一惊,这家伙竟然只是从自己这里通过言语了解了一个大概,就有发现吗?

   而毛利小五郎听到了徐越的话后也是心中一方,上次对方的推理他可也是在场的,这家伙的确是有几把刷子,可能自己是哪里太草率了点。

   然后立刻补救的说道

   “咳咳,我只是说有可能,其实我也觉得没有人会用这么明显的下毒手法,所以其实真正的犯人就是你!直道先生!”

   那带着黑框眼镜的胖胖土肥圆,在听到了毛利小五郎的话之后,也是心中一惊,随后便是冷笑了一声,相当爽快的承认了下来

   “没错,就是我下毒毒死他的,他是个人渣!他欺负阿香!”

   随后他便是直接碎碎叨叨的将他的备胎修养都说了出来,无非是他喜欢的是阿香小姐姐,结果阿香小姐姐喜欢帅气多金的克颜,而且克颜反过来也并没有接受这一份好意,让他嫉妒的质壁分离丧失理智,然后一时冲动做出了这样的事。

   因为都是医学院的学生,所以毒药什么的也好搞。

   当场查出了罪犯,并且当场认罪,证据确凿,毫无疑问也是让目暮警官很满意的,看向毛利小五郎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

   而毛利小五郎更是已经露出了自己标准的笑容,舌头都射出来了。

   挑衅的看了徐越一眼,似乎对自己的英明感到了很满意,对于侦破案件什么的,还得要我这种名侦探来啊!

   可还没等到他再继续开口说什么,徐越便已经抬了抬手打断了他以及那一位质壁分离的死胖子念叨

   “那个,虽然对你的处境有些同情,另外你也的确是犯了罪,但毫无疑问,人并不是你杀的。”

   徐越一边说着,一边便是走向了检验人员,从他们手上提起了一个透明袋子,指了指里面分开了滤嘴的香烟说道

   “因为死者是摘了滤嘴吸烟的,你的毒素并没有影响到他。”

   “这不可能!”

   一直觉得是自己亲手解决了憎恨对象的直道,反倒是不相信这个结果。

   而毛利小五郎这时候也帮腔说道

   “可能是他摘除滤嘴的时候手上沾了吧,不然除了他还能是谁。”

   那个年轻的警察竟然嫉妒我的推理,还在这种犯人已经认罪的情况下乱说话,真是太可恶啦。

   就连目暮警官也是皱了皱眉头说道

   “没错,佐藤老弟,也不能排除毒素渗透进入了前面。”

   “的确不排除这可能,而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另外一个嫌疑人的嫌疑要更大得多而已……”

   随后徐越便是款款而谈,好似亲眼所见一般的将死者的伯母,也就是他现在的养母下毒杀害养子,想要获得遗产的案件全部解剖了出来。

   他先是在咖啡当中下毒,又在甜点当中放解药,所以中标的便只有不爱吃甜点的死者一人。

   至于证据,只需要通过咖啡杯上的残留,以及排水口进行监测就行了。

   而且她还想要顺手陷害阿美小姐,第一个到达了现场,将巧克力掉包了,现在换下来的巧克力就放在自己身上!

   毫无疑问,完备的证据链加上杀人动机说出来,只需要检测一下就能直接完成实锤,也是立刻让死者的伯母内心防线崩溃,同样当场承认了下来。

   “哇,好酷哦,比起你家那位来说也一点不差吧。”

   园子不断的撞着小兰,再次变回了她的花痴脸,好像只要是帅气小哥哥她都会变成这样。

   让旁边的柯南也不由露出了死鱼眼的表情,这个死八婆……

   而这突然的反转,也再次让目暮警官不由高看了这位佐藤老弟一眼。

   差点就抓做人了,甚至被冤枉的家伙都觉得是自己杀的!

   “佐藤老弟,还真是了不起啊,这次谢谢你了。”

   面对目暮警官的感谢,感受着‘经验值’的提升,徐越也是谦逊的笑了笑

   “哪里,运气好而已,而且柯南小朋友观察的很仔细,我是靠着他告诉我的过程才发现疑点的,观察这么敏锐的小朋友,可是很适合成为侦探噢……”

   徐越一边说完,也再次歪头含笑的看了那边正在傻笑想要糊弄过去的柯南一眼。

   已经两次‘偶遇’勉强有借口和缘分了啊,那下次直接休假跟着你走,也有点理由了呢。

   一直跟着佐藤美和子效率远远没有跟着你高啊……

   而被徐越那大有深意的眼神瞄到了这一眼,柯南也是心中一阵发毛,只能不断的傻笑着,这家伙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感觉衣服都要被扒光一样……

   ————

   两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无限先知》,“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