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想做什么,就是……不想让你走。”宫

无遥依旧从身后将申屠默紧紧抱住,她从来不爱说假话,所以,不想让他走是真的。“

三更半夜要将一个那人留在房间里,你确定?”申屠默挑眉,刚才的不愉快,似乎已经不留半点了。

宫无遥微愣,随即明白了他这话的意思。小

脸一红,她顿时心虚地松开了手。

申屠默却在转身看她的时候,将她一把拉入了自己的怀中:“现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已经太晚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留下来。”是

因为知道,如果就这样让他走了,他会一直很生气,自己会一直很不安,也会一直……想他。但

是让他留下来之后,到底想让他做什么,宫无遥其实还没有想好。“

那……那你要是觉得留下来不适合,那不如你现在……”“

你敢!”已经将他留下来了,这个时候才说想让他离开?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我是你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吗?”

“当、当然不是。”她没有这么想啊,只是现在看他好像已经不那么生气了,那现在离开应该也不会难过了是不是?

亭亭玉立玉貌花容蕾丝美女图片

她刚才也不知道脑袋哪根筋不太对劲,竟然怕他难过,所以,想让他留下来,自己至少可以安慰他。但

她没想起来,自己留的是一头豺狼,凶狠起来的时间,简直可以将人吃掉。

“我那个……很晚了。”不对,天都快亮了。“

既然很晚了,那就……早点休息吧。”申屠默没有纠正她的话,忽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举步往大床走去。

宫无遥吓得下意识抱住他的脖子,双脚离地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尤其是在自己不能掌握主动权的时候。人

被轻轻放在床上,她闪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他,有些话一直想说,只是不敢说。

申屠默也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那就不如别说了!他更喜欢用做的。“

等一下,申屠大叔,等……你!”

宫无遥揪紧身下的床单,没想到这男人化身豺狼的时候,真的很禽兽!

可是,她还有些话没说,还有些……“

我说也找些男人,我……闹着玩的,嗯……我不可能,我……我跟你的时候,也是……第一次。”

他会相信自己吗?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是第一次。这

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和哪个男人越轨过。那些什么找阿瑾找秦沂南的话,都不过是气话,不是真的。

“我……只有你……申屠大叔,你要相信我。”原

来刚才一直想说的,就是这些话,她是申屠大叔唯一的女人,申屠大叔也是她唯一的男人。他

没有说话,落在她身上的长指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宫无遥有点急了,申屠大叔是不是不相信?为什么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回应?她

抱着他放肆的大掌,急得小脸一阵通红:“申屠大叔……”“

这种时候,不觉得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吗?”他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她酡红的小脸。“

可是,你……你不相信我。”要不然,就说一句信任不行吗?人家心里真的很不安。“之前那些话,都只是赌气,我也没有和任何男人……”

“我知道。”“

你……知道?”难道,之前不是因为她说要去找男人什么的,气得想连阿瑾都杀了吗?申

屠默盯着她认真的双眸,这样的小丫头,是该说她太傻太天真,还是太单纯?

“女人是不是第一次,男人难道还不清楚吗?”

他忽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你有没有过别的男人,我比谁都清楚,试试就知道了。”“

申屠……”

“呵,闭嘴。”

“嗯……”

……

不知道人家小两口昨天凌晨的时候都做了什么,总之,中午下来吃饭时,明显脸色不太一样。以

宫无遥练武这么多年的身体,竟然还能出现精疲力尽的感觉,可想而知,战况有多恐怖。“

你们家大叔太狠了。”毕洛将她拉了过去,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被其他人听到。

“干嘛这样说申屠大叔?”宫无遥虽然无精打采的,但,维护自家大叔的事情绝对不能偷懒。

她可是大叔唯一的女人呢!每

次只要想到这点,不管大叔对她做了什么,都值得原谅了。“

这么护着人家做什么?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简直就是残花败柳。”

“怎么说话的?”南宫瑾走了过去,将两个小丫头拎了过去,拎到餐桌前:“吃饭,等会还有事要做。”

两个家伙顿时闭了嘴,等开饭。

昨天晚上那事只是个插曲,事实上,正事还没有完呢。

“有没有殷冉的消息?”一谈起正事,毕洛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有公路的监控器拍到她的位置,我们已经派出兄弟去追查,不用担心,如果是为了对付你,一定会给你消息的。”冷

刚刚过来,就听到毕洛的话,立即给她解释。

毕洛还是有点担心:“关键是,我现在手机都没有,他们怎么联系我?还有,他们是不是真的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看样子,确实知道。”冷刚点头。

“这个家有他们的眼线。”南宫瑾只能想到这点,当时在商场抱她出来的时候,他刻意给她披上外套,也密切关注着周围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以

他的敏锐性来看,当时的周围应该没有飞鹰门的人,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家真的有飞鹰门的眼线。毕

洛住在这里,宫无遥回来之后又再没有出去,不难让人猜测到,毕洛已经被找回来了。要

不然以无遥的性格,怎么可能一直待在家里不去寻找她出事的好友?申

屠默那边的人没有停止过寻找,以外头的表象来看,他们应该是没有找到毕洛的。如

果飞鹰门真的知道毕洛在这里,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眼线,确实就在这个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