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o2章,傅瑾城篇381

“妈,我觉得让小锦一个人在国外不太好,我们还是派人把她接回来吧。”林以熏不死心,她还是希望高韵锦能回来,她要不回来,她不好动手。

林母还真没跟林以熏想到一块去,当真以为她是心软,不由分说道:“她自己爱在那边过年,我们管她这么多干什么?”

林以熏最近心情不好,脾气也更燥了,差点没憋住,跟林母脾气了,她极力忍着,把希望寄托在了林以津的身上,柔声道:“哥,不是我说你哦,你作为丈夫,不管怎么样也不该把妻子留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孤独过年的,她虽然说要留在那边,但心里肯定是希望我们能接她回来的。”

林以津没有沉吟了半响,才说:“我说服不了她,要不,你联系她一下?”

林以熏眼眸闪过一丝不满,“你知道的,小锦对我……她怎么可能会听我的?”

“好了,你哥哥难得回来,我们啊,就不要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人浪费我们的团聚时间了。”林母不耐烦的说道,滑到这里,宣告话题正式结束。

林以熏当天晚上就离开了林家,林以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神色凝重,久久没动。

林母心情还算不错,见他露出这神情,以为他心里还放不下林以熏,走了过来,“是不放心小薰吗?”

“嗯。”这是真话。

他本以为林以熏被他们护着长大,会是一个单纯善良开朗的女孩,但事实上,她比他和他父母还要狠辣得多。

本来,在那份合约之后,她该有所改善才是,然而,现在知道她难以怀孕之后,那份狠辣似乎更浓了,如果往后一段时间她还没怀上孩子,他根本不敢想象,她到底会变成怎么样。

简式洛丽塔清纯少女

他也想过满足她。

如果满足她的代价是人命,代价太大了,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双手沾上血腥,更何况,如果激怒薛永楼和傅瑾城,或许会赔上整个林家。

“妈,小薰她——”

他到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林母:“想说什么?怎么忽然不说了?”

“没什么。”

先不说林父林母会不会相信,就算他们相信了,林以熏那边,也有的是理由说服林父林母站她那边,她不会听劝的,她比他们任何人都要有主意,再也回不了头了。

他得再想想。

林母的心思也完在林以熏身上,心疼的说:“哎,你妹妹情路不顺,现在又出这样的事,真是命苦啊。”

与此同时。

傅瑾城接起电话,那边跟他汇报:“高小姐没有跟林先生一起回国,林家人似乎并不想高小姐回来。”

至于为什么不想高韵锦回国,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原因。

“不回来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那边其实不太明白,就听到傅瑾城说:“在林以津回去之前,多派几个人在她身边。”

“这几天?”

“对。”那边依旧没想明白,可还是应声道:“好的,我知道了。”

“有情况跟我汇报一声。”

挂了电话后,他找衣服准备洗澡,林以熏就回来了。

“还没洗澡?”

“嗯。”

林以熏笑道:“那你先忙,我下楼去喝杯水。”

“好。”

林以熏看着傅瑾城拿着衣服进去了浴室,才拿着手机,下楼去。

到了楼下花园,她拨了个电话出去,脸色异常的阴冷,“不管什么办法,这几天你都得帮我把事情给办好!”

她打完电话喝了一杯水上楼,傅瑾城也洗完澡了,她还给他倒了一杯水,傅瑾城笑道:“谢谢。”

林以熏看了他几眼,她到现在心情还不太好,也不想在这他面前表露些什么,找以恶口也去洗澡了。

她刚进去浴室一会,傅瑾城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傅先生,刚才林小姐给人打了电话,让她的人找机会……对高小姐的孩子下手。”

“她想怎么做?”

“一开始她是想下狠手的,但她的人劝了她,给她想了个法子,她就改变了主意,她想让人弄丢孩子。”

比起杀人,弄丢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更省事,就算出了什么事,她揽的罪也不重。

傅瑾城捏紧了手机,语气还是很平静,“我们的人手够吗?”

“够的,不过我打算再多派几个人过去。”

“嗯。”

过年前后,都非常忙。

林以熏作为傅瑾城的妻子,要出席的场合非常多,也很忙。

可就算再忙,她也没忘记“重要”的事。

只是,她联系了几次,那边的人都告诉她,他们的人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因为高韵锦身边的人很多。

“是忽然增加的?”

“不是,是她周围一直都有很多人护着。”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高韵锦他们就没有正的对她放心过。

“真的无论如何都奈何不了她吗?”

“很难,如果要强来,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林以熏脸色很冷:“知道了。”

算她走运!

但高韵锦能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她就不相信她一直都找不到机会!

这个年,林以熏过得不太好。

在年初六的时候,林以熏一个人回来了傅家,看样子,似乎受了委屈。

林母心疼不已,“小薰,生什么事了?”

林以熏没说话,红着眼眶上楼回房去了。

林母记得跟蚂蚁上锅,“以津,你上去看看。”

林以津敲了敲门,林以熏没有回应,林以津也推门进去,看到林以熏背对着他抽泣擦泪,他喉咙一哽,过去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小薰——”

林以熏扑到了他的怀里,抽泣着说:“哥,我好难过,瑾城的亲戚都……都在问我孩子的事,还……怀疑我生……生不了孩子,哥,你……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都生不了孩子了?”

林以津心口一痛,“不会的,只是暂时而已。”

“但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真的都生不了孩子了,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我也怕瑾城知道,瑾城要是知道了,他……他会不会跟我离婚啊?”林以熏抱着林以津,一直哭不停,眼泪把林以津的衣衫都给浸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