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叮铃……

又是硬币落地的声音,再次复活出现在远处的江临有些懵逼……

怎么会这样呢?

这不应该啊……

将小黑所给的信封摊开来再读了几遍,再按照血名阵的特性,江临再次推算了几下东林城的地形……

“没错啊……那些位置都没错啊,刚才爆炸的时候也确实摧毁了那些法阵啊……可这是为什么……”

如同一只乌龟,江临在小巷子中悄悄探出头,看向一直在中心高塔八尾黑狐。

从一开始,她在中心高塔那边动都不动一下了,而且对于中心高塔这至关重要的法阵好像是可有可无的感觉,似乎一点都不上心。

难道……

突然!江临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只狐狸该不会把法阵刻在自己身上了吧?不要这么拼的吧!”

女子低胸长裙街边也媚人

在施展血名阵的时候施法者本来就会受到血名阵的反噬,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痛苦。

而如果将血名阵刻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样确实可以更加的保险,但是施法者承受的痛苦会翻不知多少倍。

用太二真君的话来说,如果施展血名阵,施阵者每时每刻都在被刀刃划破肌肤的话。

那将血名阵刻在自己的身体中,这就是每时每刻都被人千年杀,而且在千年杀的时候不停地被蚊子叮咬,外加上尖刀一次又一次地划破你的身体!

看着中央高塔的那只黑狐,对于这种痴情狐狸来说,这种不要命的行为还真的是极为的有可能啊!

那现在怎么办……自己打得过吗?

开玩笑呢?怎么打的过……

但是自己也跑不了啊!

靠在墙角,江临开始思考人生。

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了,再过五分钟,血名阵其余十二个附属法阵就会重新的复活。

再过五分钟,血名阵就会彻底的发动,东林城的百姓都会丧命,到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岂可修……明明自己是反派呀……”

江临挠了挠屁股,感觉脑壳巨疼……

“诶等下!”

就在江临抠着自己屁股的时候,江临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还有系统任务奖励的十一次抽奖啊!今天是乖离剑概率UP啊!

万一呢!!!

虽然江临感觉自己这种赌狗的想法很不靠谱,就像是玩自走棋不要利息了,直接要“滴”到三星一般。

可是现在不梭哈,何时梭哈!

此时不搏何时搏!

“系统!我要抽奖!”

叮……回宿主,宿主是想十连抽还是单抽,十连抽保底……

“我保底你个头啊!我要单抽!”

江临打断了系统的声音。

这个系统就像是那些狗策划一样,信它个鬼!江临只相信单抽出奇迹!

好的……

系统声音消失,江临陷入自己的识海。

在识海中,江临依旧是来到了一个房间,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张张的符纸!

Q丶Q牛丽静哦~~~

又是这让人肝疼的声音,江临画了一只乌龟的符纸掉落火坑当中,紧接着就是漫天飞舞的蝴蝶……

恭喜宿主获得锻体液X1

“我锻你个MMP啊!老子已经快三十瓶了啊!”

江临心头闷了一口老血,如果系统在自己面前显形的话,肯定把这个该死的系统按在地板上摩擦!

“冷静!不急!还有十次!”

紧紧攥着手中十张符纸,看着奖池中的“乖离剑UP”,江临感觉人生的巅峰就在一张符纸中!

“Q丶Q牛丽静哦~~~~”

一张带着五角星的符纸落下。

锻体液X1

一张带着狗头的符纸落下。

修炼场时间一天。

一张滑稽的表情落下。

恶名值500点

一张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乌鸦坐飞机、母鸡等等的符纸纷纷落下。

恶名值600点

仙剑保养液X1

还我漂漂拳提升至熟练

系统牌滑板鞋X1

冰魄银针一套

安屠生故事集

恭喜您,抽得抽奖资格“再来一次”

《论如何在修罗场中保自身》一套

《养肾大补汤》食谱一份。

噗……

终于忍不住了,江临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仙剑保养液、锻体液之类的就算了!可是滑板鞋是什么鬼!

还有《安屠生故事集》,这个“屠”它正经吗?是给小孩子看的吗?

最后还有什么《论如何在修罗场中保自身》。

我特么需要这个,我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跟我谈修罗场!

江临感觉这就像是你对着五指姑娘说生男好还是生女好——都是假的……

不过那个《养肾大补汤》感觉还不错,回日月教的时候可以试一下。

“没事!我还可以再买一张!”

江临用抽得的恶名值换成最后一张抽奖符纸。

看着手中最后一张的抽奖符纸,江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能不能出奇迹,就看现在了!

深呼吸一口气,江临在符纸上花了一把大宝剑……

Q丶Q牛丽静哦~~~~

随着符纸落入火盆之中,猛然间,江临觉得这次的抽奖声效似乎有些许的不同!

“嗯???好像有感觉了!感觉来了!!!”

“刷……”

一道金色的亮光出现在江临的面前。

差点亮瞎了江临24K钛合金双眼……

……

“鸟!”

钱府之中,一只大火鸡展翅一叫,口中喷出的火球击退了一个又一个刺客。

“火爆鸡筋!”

大火鸡转身一踢,如同鸵鸟般那么大的鸡爪踢在刺客的胸膛,顿时飞出去、

“五行法——土龙术!”

在大火鸡的身边,名为胡霜的清秀女子口中念着法决,一条巨大的土龙破土而出,击飞刺客。

同时,就算是不擅长搏杀的幽幽也是用她的双角顶走一个又一个刺客。

就连狗子二哈都在不停地对着敌人吼叫,就算是爪子抱着脑袋,吓得身子颤抖,也得吼几声来显得自己的气魄。

而依靠着江临给的仙剑保养液稍微恢复些许的剑灵,则是不停地围绕着被护在中心的两个女孩。

江临用的药剂的量不大,正常情况下也应该醒来,可是她们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而且灵力也消耗完了。

“覃萧大哥,怎么办……”

胡霜等人基本也是榨干了体力与灵力,那些刺客围成一圈等着下一次的进攻。

覃萧没有回答胡霜,而是默默留着眼泪,抬起头看向夜空。似乎是在对着远在天边的她说着遗言:

“梅梅师姐,我要走了,可惜我最后都没有对你说出“我爱你”……你会怪我吗……”

覃萧话语刚落,刺客们一跃而起,要斩下所有人人头!

而就在此时,被围在中间的狗子突然不叫,甚至……

它还散发着耀阳的光芒,一瞬间,照亮了整个钱府。

……

“玛德,累死爹了……”

于此同时,日月教一个小院子当中。

太二真君气喘吁吁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瘫坐在一个用鸡鸭之血绘制的一个小型血阵边上。

正了正左眼的口罩,太二真君累得中二病都好了不少……

“喂!死书生!本炎龙做好了!此阵耗尽吾心头血,汝赶紧去之!”

“实在是太感谢太二兄了!”

扒拉了太二真君一天的裤腿,终于是磨到他答应,自己也是一夜未睡的书生缓缓合上了手中江临所给的舰娘画册,对着作揖太二真君一礼。

站在太二真君所绘制的血色法阵中。

书生抬起头,看着夜空,不知想到什么,轻轻一叹……

“何苦来哉……”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