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司机离开了,现在车上,就只有他们两人在。

而车子,是沈慎之开的,简芷颜则坐在后座,没有坐到副驾座上。

一路上,车上的两人都没有开口。

简芷颜目光透过窗子,远眺着街边的风景,似乎,陷入了沉思中。

而沈慎之,则有时候会透过观后镜,看着她。

几分钟之后,车子在一家高级饭店停了下来。

席上,沈慎之点了许多简芷颜爱吃的菜。

简芷颜喝着水,很少开口。

吃饭时,她基本上也是沉默的。

沈慎之这次,只是帮她剥虾,其他的,也没有说什么。

一顿饭,基本上是在沉默中过去的。

从饭店出来,沈慎之问:“去公司?”

酷似芭比娃娃酥胸诱惑

“嗯。”

沈慎之送她去了公司,看着她下车,在简芷颜想离开时,他拉住了她的手,轻轻的缠着,放到唇边来,亲了亲。

简芷颜的小手微微的颤抖了下,喉咙一紧,将手,抽了回来,“我,先走了。”

“嗯。”

看着她进去了公司大楼的大门,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沈慎之才将目光,收了回来,驾车,离去。

简芷颜回去了公司,倒是不像在沈慎之面前那样沉默了,认真的埋头工作,转移注意力。

然而,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她顿了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应铮砚正想找她,在她办公室的门口,堵住了她的去路,“总经理,您的文件。”

“放我办公桌上吧,我有事,先离开了。”

应铮砚看着她似乎没什么精神,不再多言,沉默的进去了她的办公室。

简芷颜边等电梯,边拨了个电话出去。

“小颜?”

“无锡,我想等一下过去找你,你现在在公司吗?”

“在。”

“那我十分钟后到。”

“好。”

龚无锡挂了电话,他的手机却再度响了起来,是6炎廷的来电。

“怎么了?”

6炎廷皱眉的问:“颜和沈慎之在闹什么?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你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前两天,我们几个人,还有那个苏茜白,段子臻,都碰到了,因为那边下雨,我们都被困在一间酒店里,大家吃了顿饭,昨天回来的时候,还是坐沈慎之的飞机回来的。而这段时间里,小颜一直都在和沈慎之闹脾气,甚至,想将沈慎之退让给苏茜白。”

说完,问:“苏茜白和段子臻,你知道吧?”

“知道。”

“他们是怎么回事?”

“你问过小颜吗?”如果简芷颜不告诉他,那他也的尊重简芷颜的意思。

“问过了,可她,不肯说。”

龚无锡也没有开口。

6炎廷也沉默了会儿,“我虽然不知道小颜他们吵到什么地步,不过,你也劝一下小颜吧,既然她现在和沈慎之是相爱的,就不要闹得太僵了,不然,要真的离婚,就麻烦了。”

龚无锡有些惊讶的问:“你说,他们相爱?”

“不是吗?”

“所以,你觉得沈慎之爱小颜?”

“你觉得他不爱?”

“我……不知道。”

“这两天,我见了沈慎之许多次,就我的判断,他对小颜的感情,很深。”

龚无锡皱眉,“你确定?”

“我确定。虽然,他很少将情绪表于形色,可,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并不难现。”

“真的?”

“我为什么要说谎?”6炎廷苦笑了下。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不相信,只是,他在知道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有点难以相信沈慎之真的爱简芷颜而已。

“这么说来,小颜她是怀疑沈慎之不爱她,所以才会和沈慎之闹脾气?”

“……差不多。”

“她觉得沈慎之爱那个苏茜白?”

“嗯。”

6炎廷说:“对于沈慎之和苏茜白两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那天,他们倒是没什么交流,一直都是小颜在后面撮合他们。”

“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

“有可能。”

龚无锡却说:“不过,换一个角度想一下,他们之间,其实也有可能是故意避忌的,毕竟,当时小颜也在,沈慎之要是真的和苏茜白有什么,在小颜还在的情况下,而且还跟他闹脾气的时候,他应该会避忌一下。”

“你也说得也有点道理。”6炎廷迟疑了下,“那个苏茜白,是什么人?我好像之前在哪里听过。”

“苏茜白是曼城那边的人,是曼城富殷家的继承人殷长渊的未婚妻。”

“你是说,她已经和别的男人订婚了?”

“嗯。”

“那沈慎之和苏茜白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知道吗?”

“应该认识很久了,几年了吧,不是初识。”

"茜白和那个曼城富的人订婚多久了?”

“三年了。”

“苏茜白和曼城富订婚的时间长,还是沈慎之和苏茜白认识的时间长?”

“后者比较长,他们应该认识了好多年了。”说完,又问:“怎么了?怎么问起这个了?”

6炎廷笑了下,“既然这样,我就更加觉得不太对了。”

“哪里不对?”

“那个男人,很高傲,占有欲,很强。他每次见到我,都对我存在着巨大的敌意,他好像真的以为,小颜现在还爱我,所以,每次见面,他都毫不忌讳的表现出对我的不喜。”

“所以呢?”

“我是觉得,如果他真的对苏茜白有意思,依照他的性子,他应该不会放任苏茜白和那个姓殷的订婚的。”

“所以,你觉得他不爱苏茜白?”

6炎廷淡笑的点头:“嗯。”

“可是,如果,是其中某些原因,才让苏茜白和殷长渊订了婚呢?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

“无锡,或许,说出来你会不高兴。可是,你觉得,他既然能轻易的就将你打压得毫无还击之力,他的公司现在在京城里已经差不多可以和四大家族抗衡了,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能做到这一点,你真的相信是简家的人在背后帮的他吗?”

龚无锡一顿,“你是说,他本来就家世雄厚?”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