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生九灭?

这丫头修炼的什么功法,如此可怕。

林云打量着月薇薇,有些不可置信,越发看不透对方。

“嘻嘻,云哥哥看我做啥。”

月薇薇抬头看向林云,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赶紧修炼吧,再迟可未必能成功了,功法虽破,可时间不长,定会有残留的痕迹留在体内。这乾元回天阵,便是帮你找回残留的痕迹。”

林云依其言,盘膝坐在阵眼中。

体内灵元刚刚运转,乾元回天阵便快速运转起来,绽放出点点莹光。

呼哧!

还未来得及有所反应,林云整个人,随着阵法迅速旋转起来。

旋转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不多时便已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半空中漂浮的上品灵石,像蜜蜡般融化,凝聚成一枚枚蚂蚁般大小的神秘符文。

月薇薇神色凝重,玉手轻点,这些神秘的符文。

00后亮黄色毛衣小美女街头美拍

呈竖列状排列,一条条出现在林云周身,洞穴中响起古老而朦胧的声音。

“生生灭灭,花开不谢。”

精致的面孔,露出肃穆的神色,月薇薇双手捧着一朵黑色的花。

轰!

眨眼间,此花以轰然暴涨,不一会花的光芒便占据她双手。

其摘下一片花瓣,咔……

当花瓣摘下之时,月薇薇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神色。像是心头肉,被割下一块,那种疼痛无法言表。

轻轻一荡,花瓣眨眼便又长成朵黑色魔花,笼罩在林云头顶。

月薇薇将手中花收回,轻声叹道:“只是在江边看了这少年一眼,哪里会想到,有朝一日,竟会为他奉上一片我的本命武魂。香草薇芜,念念不散……”

其实所谓阵法,不过是幌子罢了。

破而后立,何等艰难,哪有什么阵法能够重塑。乾元回天阵,只是凝聚天地元气,辅助修行的一种古老阵法。

真正能让林云,破而后立,重新修炼紫鸢剑诀的关键,还是她手中这薇芜花的花瓣。

当那花瓣顺着其头顶,融入体内。

旋转中的林云,顿时感觉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出现好些紫色剑劲。像是一片片紫鸢花的碎片,残留在体内各处,微弱而渺小。

“这就是月薇薇说的残留剑劲吗?”

林云心中一动,紫鸢剑诀缓缓运转,残留在各处的花瓣碎片,艰难的挪动起来。

灵元在体内奔流不止,当运转数个大周天后,这些残留的花瓣碎片。

一点点拼凑起来,吞噬者金色烈焰气旋。

双方相互斗争,纯阳功所代表得烈焰气旋,明显不敌紫鸢剑诀。

轰!

数个时辰后,紫鸢花轮廓,重新凝聚。

比起以前模糊的轮廓,破而后立的紫鸢花,明显要清晰透彻许多。甚至能够看到,纤细的花瓣,一共六片。

每一片,都蕴含这浑厚而凝练的剑劲,紫色灵元顿时激荡身。

哗!

盘膝而坐的林云身上,爆发出惊人剑势,长发飞扬,清秀的面容,给人凌厉之极的压迫感。

林云睁开双目,眼中精光闪烁,犹如两抹剑光射出。

“这就是破而后立吗?”

浑身充斥的紫色灵元,让林云感觉,体内灵元比之前要凝练了数倍不止。

明明都是紫鸢剑诀第一重,却有天壤之别,让人匪夷所思。

心念微动,丹田处紫鸢花以沉重而缓慢的速度,旋转起来。

轰!

身灵元瞬时调动起来,当那紫鸢花转动一圈,花瓣中心生出抹凝重的剑气。

林云弹指一挥,一缕紫色剑芒,犹如实质,迸射而出。

铛!

剑芒撞在那坚如玄铁的山壁上,爆发出金属般的碰撞声,剑芒咔擦一声,尽数碎掉。

铛铛铛!

破碎的剑芒,犹如钢珠一般,弹射在墙壁上,顿时清脆的声响不绝于耳。

林云抬头看去,山壁上,纵横交错的裂缝,密密麻麻。

这弹指神剑,也比之前,强了两倍有余。凝气成芒,弹指伤人,同境界的对手,只怕一指就可以轻松灭掉。

“恭喜云哥哥啦。”

月薇薇悄然现身,笑眯眯的道。

“还是得谢谢你,若无你得乾元回天阵,我只怕再也无法修炼紫鸢剑诀。”

“记得就好。”

月薇薇嘴角露出丝得意的笑容,轻声道:“现在该想办法出去了。”

林云看了看周围道:“外面阴风不止,这山壁只怕宝兵也难破开,如何才能出去?那一缕阴风,就能媲美半步玄关强者的随手一击,更麻烦的是阴风激荡而声的乱流,一旦陷进去,便无法抽身。”

之前,他身处其中,九死一生。

很清楚,阴风涧中那乱流的可怕威力,可以说让人绝望。

还有点没说,月薇薇体质诡异,似乎比之常人更怕阴寒。

“以我盛时期的修为,这阴风涧完不值一提,至于现在嘛。能否成功出去,还得看你!”

月薇薇双眼微眯,两只眼睛,泛起月牙般迷人的笑容。

“我?”

“嗯,你背上的剑匣,没猜错的话,应该蕴含着一缕紫鸢圣火。”

“没错。不过这和阴风涧,有什么关联?”

“关联可大着呢。”

月薇薇轻声道:“这紫鸢圣火乃是凤凰火的异种,在天地奇火榜上排名五十四。在阴属性的火焰中,名次只怕更高,应该有前二十了吧。”

“天地奇火榜?”

“嗯,能上此榜前一百的火焰,都会引起各方争夺,甚至引来真正的大能,不过这些你无需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