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诸,你知道沂南他们回公司,是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过去每次和秦沂南分开,韩雨桐也没多担心。

可这次感觉却很不一样,总觉得有什么危险正在等待着他那般。

认真开车的王诸抿了抿唇,眉头也不自觉蹙起“回少奶奶的话,我也不清楚,之前没听他们提起过。”

韩雨桐抿了抿唇,心里的不安却还依旧存在。

把手机从口袋掏出,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给秦沂南拨了过去。

电话刚被接通,不等韩雨桐开口,秦沂南已轻声问道“有事?”

“没事,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听到秦沂南的声音,韩雨桐一颗悬挂着的心也稍稍被放下。

“少奶奶,小心!”

随着王诸一声高呼,一阵刺耳的车辆撞击声,随之响起。

韩雨桐只觉得周围的一切泛着白光,慢慢地,甚至闻到一股浓烈的汽油味。

肚子很痛,这是她此时此刻唯一仅有的一点点意识。

短发文艺妹子天台上的凝望

宝宝,她的宝宝……

颤抖的手刚触碰到肚子没多久,眼皮无比的无力,最后,彻底闭上双眼。

好累,为什么忽然会觉得那么累?

她刚才不是还在和沂南聊电话吗?

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好冷,沂南,你能听到她说话吗?

“少奶奶!少奶奶,少奶奶……”

耳边,王诸沙哑的声音,无力地唤了一遍又一遍。

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头上,两腿间都不断往下留着鲜血,彻底昏死过去的韩雨桐。

同样被撞得浑身是血的王诸,用尽自己身上的力气,将电话拿起。

“秦总,我和少奶奶、咳咳、出事了,赶紧、过来。”

用着最后一口力气,将事情交代完,手机也在王诸手里直接滑落在地上。

这路,平时极少可能会出现泥头车。

可这时候却偏偏有两辆,一左一右向她们车子撞了过来……

等秦沂南和狄森赶到事发现场,那里早已被警方封锁。

不仅这样,按照现场的情况来看,只怕对方已弃车逃逸。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辆泥头车齐齐撞上他们的车,甚至,还躲过所有警车的追捕,身而退。

要说这只是一起普普通通的车祸,只怕是个明眼人也不会相信。

“秦少爷,你怎么也来了?”看到秦沂南,带头的林警官第一个主动向他迎来。

“车上的是我未婚妻。”丢下不带半点温度的几个字,秦沂南没看林警官一眼,大步朝急救车迈去。

知道他和韩雨桐的关系后,救护人员也没阻止他和他们一起上了救护车。

“马上出发!”看到满脸是血,已被救护人员戴上呼吸面罩的韩雨桐。

秦沂南身上那份不断外溢的寒气,让人无法忽略。

他们怎么想得到,这女的就是秦少爷的未婚妻。

“情况怎么样?”秦沂南的话是对救护人员说的,可目光却一直落在韩雨桐小脸上。

“韩、韩小姐她因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小护士被秦沂南那模样吓得连话都几乎说不完整。

见此,比她见识更多的男医生,立即补充“因为撞击太大,韩小姐肚子里的宝宝……很有可能保不住。”

听到这话,秦沂南握着韩雨桐小手的大掌,力度下意识加紧,目光也不自觉往她身下望去。

看着不断往下滴的鲜血,他的眼眸如同着了魔那般,愈发森寒。

秦沂南不说话,一路上,车上没有一个人敢再多说半句,就连呼吸也不敢太用力,生怕会惹他不悦。

不过,几名救护人员也没闲着,不断给韩雨桐做着急救,希望能尽量给她争取到时间。

见秦沂南上了其中一辆救护车,狄森也顾不上起来,一下跳上了另外一辆。

看到同样昏迷过去,情况似乎比韩雨桐还要严重的王诸,他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看。

“王小姐伤的最重的应该是双腿,被方向盘死死夹住了,刚才为了将她从车上移出来,我们还叫了消防员过来。”

狄森没说话,现在眼里脑里似乎就只剩下王诸一人。

一个小时之前,还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转眼的时间,却……

沉默了许久后,狄森掏出手机,拨通了一组号码“立即将所有的兄弟调配过来,直到找到行凶者为止。”

交代完,狄森也不等对方回应,长指一按,直接将电话挂断。

与此同时,刚准备从向氏离开的向庞,也收到了消息,来不及多想,立即给秦沂南打了通电话。

电话刚背接通,不等秦沂南开口,他已沉声问道“桐桐现在怎么样?”

天知道,他现在心情有多糟糕!

刚与自己的亲生女儿相认了,却得知她出了车祸。

“失血过多,晕过去了,现在在赶去医院的路上。”

不管怎么说,向庞也是丫头的亲生父亲,他有权力知道自家女儿如今的情况。

所以,秦沂南也没半点隐瞒,一口气将这边的情况向他交代清楚。

“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赶过去!”

“博众医院。”

“好。”

知道向庞是真的关心韩雨桐,秦沂南心里多少有丝丝安慰。

只是,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时候。

看着依旧昏迷不醒的韩雨桐,秦沂南身上的气息更为深沉。

从车祸现场到医院,不过就是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可对于秦沂南来说,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秦少爷,很抱歉,你不能进去!”

来到医院,见秦沂南想要跟着他们一起进手术室,主治医生连忙将他拦下。

秦沂南就这么愣愣地站在手术室外头的走廊上,从头到尾,连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手术室门上的灯亮起,他涣散的意识也才渐渐被收回。

“秦总。”与此同时,将王诸送进另一间手术室的狄森,也跑来与秦沂南汇合了。

“查查老赵现在在哪。”秦沂南幽深的目光,一直锁在手术室紧闭的门上。

狄森皱了皱眉头,也似猜到秦沂南的用意。

所以,他没问,掏出手机,立即拨出了另一组号码。